第二十四章 与雪蛇的前世渊源

  “师尊,不是徒儿做的,徒儿没有对楚师弟下毒!”唐霁身体跪地笔直,目光坚定地望着陆衍绥。 “那你为何会与楚煦相斗?” 闻言,唐霁低头抿了抿唇,道:“我们只是切磋武艺。” “说谎!”陆衍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引以为傲的大徒弟可从未欺瞒过他,如今也学会说谎了。他已经听门徒禀告过二人是打架斗殴,至于他俩因何事大动干戈,还不甚明朗而已。 他气愤地斥道: “为师相信你不会暗害同门师弟,可掌门就不一定了,如今楚煦是他最看重的徒弟,而你又是最大的嫌疑人,你若对为师隐瞒,为师也救不了你!” “我没有对楚师弟下毒,至于我们发生冲突的原因,恕徒儿不便相告。”唐霁说完,紧闭着嘴巴一副不愿再多说一个字的模样,陆衍绥往酒肆内看了一眼,道: “是不是为萧羽白?” 唐霁道:“此事和羽白无关。” “罢了,”陆衍绥叹了一口气,“你先去思过堂听候发落,若无指令,不可擅离。” “是,”唐霁恭敬领命,又往酒肆方向看了一眼,道: “师尊,可否容许徒儿先将萧师弟送回寝殿再去思过堂?” 陆衍绥挥挥袖袍,有些烦躁道:“去吧去吧。” “谢师尊。” 陆衍绥无奈的看了唐霁一眼,往明耀峰赶去。 温俨将陶煦安置在自己的床榻之上,长眉始终蹙着,他已诊断出陶煦所中之毒为“荼靡花开”,是妖界才会出现的一种毒,毒素一旦浸透奇经八脉,修为灵力便会尽数散去。 陶煦被新一轮毒发的痛苦的从昏迷中生生叫醒,他挣扎着起身,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便是死了也不让温俨救他! “别乱动。”温俨扶住他,正准备为他拔出银针,祛除毒素,指尖蓄了一股强大的灵力,却忽然停滞了,他似想到了什么,最终,手慢慢垂下。 陶煦见他犹豫了,反而松了一口气,强忍着剧痛翻身下床,道: “徒儿寝殿有丹药,吃一颗就没事了!” 说着几乎是落荒而逃,一路跌跌撞撞回到自己寝殿,他翻出一颗“百草单”服下,自己扯开衣衫将毒针拔出,不禁呕出一口鲜血,顿时瘫软在床上。 房门正此时被一股灵力撞开,紧接着传来桌椅倒地的声响,一道白色影子掠过,陶煦感觉身体一沉,原来是雪蛇爬到了他的身上。 那压在他身上的重量都相当于一个人那么重了,陶煦被它压迫地差点背过气去。 “赖皮蛇,快给我下去!”陶煦有气无力地推开它,雪蛇却纹丝不动,嘶嘶道:“主人,我感应到你有危险就来啦,我来给你解毒吧!” 陶煦发现他稍微费些心神就能听懂兽语了,也不枉他潜心修炼了这么久,他半信半疑问道: “你会救人?” 雪蛇抬了抬下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言罢,蛇身快速缠绕了陶煦好几圈,张开嘴巴一口咬在陶煦颈侧,一股尖锐的刺痛传来,陶煦大叫: “小混蛋,哪儿有如此救人的!你到底是想咬死我还是救我!” “唔唔……”雪蛇不松口,慢慢释放出妖力,一人一蛇身下出现一片耀眼的白色光晕,原来是雪蛇在用它独特的方式救他。 这是“抚灵阵”,可以祛除毒素的一种妖用阵法,却极其耗费妖力,而雪蛇咬住他,是在为他把毒血吸出来。 明白了雪蛇的用意,陶煦停止挣扎,耳边是雪蛇有些诡异的吞咽声。 “雪蛇,你这样直接把毒血吞下去,会不会中毒?” 雪蛇吸完最后一口毒血,嘶嘶道: “这毒还不够我塞牙缝的。我们雪蛇一族,以毒为食,以血为生,厉害吧?”雪蛇说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蠕动了一下身体,道: “还有,别叫我雪蛇,更别叫我赖皮蛇,叫我离凤吧!这可是主人你亲自给我取的名字呢!” “离凤,离凤?”陶煦感觉这名字甚是熟悉,这不就是前世他掏那妖凰窝,给那偷来的鸟蛋取的名字吗?怎么孵化出了一条蛇来了? “主人,当年那该死的雌性扁毛畜生把我偷走,还想等我孵化出来就给它破壳的雏鸟当食物呢!幸好主人救了我,不然我都化成鸟粪了!”雪蛇说着伸出血红色的信子亲昵地舔了舔陶煦的脸。 陶煦终于想起来了,前世,他为了克服对飞禽类的恐惧,便想着去偷一颗鸟蛋来亲自将它孵化,从小培养。 于是,他打起了一只妖凰的主意。 那只妖凰刚刚产下几颗卵,陶煦便偷偷摸摸地去掏它的鸟窝,挑了一颗最大的卵抱着拔腿就跑。 那妖凰气地发狂,尖啸着追了他数百里就作罢了,当时陶煦还纳闷,他偷了那妖凰的卵,那妖凰却不打算对他穷追猛打并要回卵,才追了数百里就放弃了。 原来他偷的并不是那妖凰的卵,而是妖凰准备给雏鸟当食物的雪蛇蛋。 如此,陶煦阴差阳错地救了雪蛇,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离凤。 而他还未来得及将这颗卵孵化,便遇害了,所以重生后再遇雪蛇便毫无印象,也没想到他偷来的鸟蛋会孵化出一条蛇来。 “咳咳……”陶煦轻咳两声,看着雪蛇对他一脸感激的单纯模样,也不忍再欺骗它,道: “其实,我也不是特意救你的,当时我只是想偷颗鸟蛋,没想到把你抱出了窝。” 雪蛇一听,偏了偏脑袋,忽然一个劲儿地蹭他脖子撒娇道: “我不管,反正你都和我睡过了,就是我的主人!” 那时候陶煦为了孵化它,确实每夜都将它捂在被窝里,还会温柔地抚摸它,给它哼小曲,讲话本故事,如此共度了一年之久。 而雪蛇也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遵他为主,还想让他和自己结为伴侣。 虽然没孵化出猛禽,但雪蛇更厉害,还为自己解了毒,陶煦摸了摸雪蛇的下巴,“谢谢你啊,离凤。” 雪蛇蹭了蹭陶煦的手指,轻轻吸吮表示友好。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澳门百家乐技巧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规则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规则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澳门代理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澳门现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