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 木箱里的秘密

  喜欢一个人本没有错,但这江暮寒偏偏喜欢上温俨,便注定是没有结果的,原来像江暮寒这般倨傲的人也会有如此卑微的时候。 “你还是打消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吧,省得将来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你那点心思还不懂掩藏,怕是早就暴露在师尊眼下了。” 陶煦说完头也不回地进去了,留下江暮寒在原地怔怔发呆。 良久,他捧着檀木匣子垂头丧气地离去。 雪蛇作为温俨以血饲养的灵宠,隔三差五便会来找温俨吸几口血,再将收集到的灵力献给他,如此周而复始。温俨每次被吸完血,总是面色苍白,便会一整日闭门不出,掌门事务也由陆衍绥移交到他房外,再由陶煦送进去。 日子一天天消磨着,温俨也慢慢习惯了身边有个小徒弟照料起居,一方面避免了自己的灵宠伤及无辜,对楚煦不利,一方面自己也相当于多了个小厮,两全其美,也就没有赶走陶煦,而是让他伴随左右。 渐渐地,连陆衍绥也觉得这陶煦很碍眼,在他的记忆里,还没有哪个徒弟能在温俨身边待这么长时间的,连上次那个与那锦鲤精容貌有两三分相似的江暮寒,也只在温俨身边待了三个月而已。 而这陶煦不经意间住在西厢房已长达半载,第一手修炼资源都被他抢先一步,修为更是突飞猛进,特别是领悟能力卓尔不群。 仅用半载光景,便在长旭仙山一年一度举行的仙剑大会上崭露头角,在所有门徒中,修为名次仅排在唐霁之后,跃居第二。 而在这半年时间内,陶煦还是没能找到下手的机会,温俨时刻保持着与他疏远的距离,就连睡觉也要设下结界,陶煦虽在他身边伺候,但他们连肢体接触都很少。 太狡猾了!陶煦决定放弃突袭,还是采取老战术,先让自己强大起来,取得温俨的信任再动手。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这日清晨,陶煦按照惯例先去伺候温俨起床,他走到殿门前唤了一声“师尊”,门内却无回应,一连唤了三声,皆无人应声。 “师尊,我进来了哦!”陶煦推门而入,偌大的寝殿空无一人,这可是好时机,陶煦在温俨寝殿四处查探,希望能找出点什么机密来,可把他的寝殿翻了个底朝天,除了那鼎中“凝魂香”灰烬,什么可疑之物都没有。 他泄气地坐在温俨床边,随手往床头一搁,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枕头自动移开。 陶煦掀开床单一看,只见里面躺着一只金丝楠木箱,木箱做工精巧,表面雕刻的居然是一条红色锦鲤,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仔细一看, 那条锦鲤额头隐有海棠暗纹 陶煦原形是一条红色锦鲤,由于他母亲是海棠花妖,独特之处便是额头隐约可见海棠暗纹,曾经他还因这暗纹被误认为雌性。 这木箱之上雕刻的不就是前世自己的原形模样吗?陶煦抚摸着那锦鲤图案,心中五味杂陈,温俨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他打开木箱,但看似没有上锁的木箱却牢不可破,原来是木箱被下了灵锁,灵锁是一种用仙法所下的禁制。 陶煦使尽了浑身解数都无法打开它,远处却忽然传来几许人声,陶煦屏息一听,是凤绾、云昭缨和温俨三人正往院中走来。 糟糕!陶煦暗叫不妙,这该如何是好!他赶紧将木箱原位放回,可床板要如何复原?他也是随手往床头一放,便触发了机关。 他将床头摸了个遍,床板还是纹丝不动,而温俨一行人的脚步声已接近殿门了。 陶煦咬牙,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地眼泪都出来了,他眼含泪花,“噗通”一声跪在温俨床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啜泣起来。 按照温俨的性子,肯定会大发雷霆打他一顿,不如自己先作出一副软弱相,叫他不好下重手。 “咦?我好像听见有人在温兄房里哭?”云昭缨迟疑地看着眼前这道殿门,刚要推门进去,不知想到什么,脸色一红,反而退了一步。 凤绾一见她这反应,憋住笑意,云昭缨脑子里想到了什么,她怎会不知。 云昭缨回到凤绾身边,笑地一脸高深莫测。 她二人与温俨相识一百多年,何曾见过有人能独自留在温俨房内?莫不是金屋藏娇了? 温俨见她二人如此,脸都绿了,心道楚煦这小子又在搞什么鬼!大力推开门一看,果然是楚煦。 云昭缨与凤绾二人紧随其后看热闹,这一看更加证实了她俩的猜测,那小徒弟跪在温俨床边瑟缩着,双目泪光闪闪,一见温俨出现,便害怕地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再看那床榻,床头凌乱的样子,这气氛说不出的暧昧。 “师尊……徒儿……犯错了!” 陶煦怯生生道,温俨一见此情形,脸色瞬间煞白,像是听到了什么噩耗一般,慌忙跨步到床头,手指发颤地掀开床单查看,一见里面的金丝楠木箱还在,他小心打开木箱看了一眼,顿时松了一口气。 依旧将木箱放回去,合好床板,之后,他突然抓着陶煦的衣领将他猛地拽起来,这粗暴的动作像是要把人往死里摔似得,惊地云昭缨二人赶紧上前劝阻。 “温兄!温兄!你要做什么?” 云昭缨掰着温俨的手,想将陶煦解救出来,凤绾也是第一次见温俨发怒,周遭气场也压抑地令人呼吸不畅,她急忙对陶煦道:“快向你师尊认错!” “师尊息怒,徒儿知错了!不该擅自进入您的寝殿!徒儿……来伺候您洗漱,见您的被子没叠好,便想来帮忙,一不小心才触发了机关,徒儿什么都没看见!” 看陶煦被吓地泪眼婆娑,温俨想起他上次对他动用鞭刑,将他打成重伤之事,也难怪他会如此惧怕。 陶煦深知温俨吃软不吃硬,这点还是没变。 于是他装作一副可怜模样,不信温俨还能下得了手,那鞭刑他可不想再尝试第二遍了,再说他这行为虽目的不纯,但在温俨看来也属无心之失,断没有重罚他的道理。 “以后未经为师同意,不可进入为师寝殿,知道了吗!”温俨将他放开,冷厉地斥道。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玩法 百家乐技巧 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代理 澳门百家乐官网 在线玩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赌场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