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 争风吃醋

  “别动。”温俨蹙眉道,手指顺着温俨的后颈轻轻揉捏起来,最后输入一股灵力。 后颈疼痛立消,陶煦心情复杂地看了温俨一眼,有些别扭地开口道谢,心中却是纳闷,温俨为何又来帮他了?毕竟昨夜还惹他不悦,可见他当真是喜怒无常。 “睡醒了就出去。”为陶煦消除了落枕疼痛后,他马上下了逐客令。 “师尊,让徒儿给您叠被,伺候你更衣洗漱吧!”陶煦说着便往他床榻走去。 “不必,你出去!”温俨喝止陶煦的脚步,态度强硬不容商量,那冷厉的眼神仿佛陶煦再迈前一步便要打断他的腿似得。 好汉不吃眼前亏,陶煦赶紧退出房门,刚踏出门去,便听“啪”地一声响,房门紧闭。 陶煦不禁回望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心道:这温俨脾气真大,性格就像那阴晴不定的天,让人捉摸不透,若想取得他的信任和好感,怕是艰难。 相较于四百年前那待人随和的翩翩公子,如今的温俨拒人于千里,更是令人难以接近。 陶煦走出院门见一人侯在不远处,手中还拿着一块檀木匣子,那不是江暮寒么?看来他已经在落霞峰劈够了一个月的柴,又要出来兴风作浪了? 陶煦不打算搭理他,径直从他身边经过,江暮寒见陶煦居然从院中走出,心中嫉恨,他将檀木匣子收进怀中,故意伸了一只脚想去绊他。 陶煦冷笑一声,用力一脚踩了下去,俩人同时“哎呦”一声叫了出来。 “你竟然敢踩老子!你小子找打!”江暮寒说着便要动手,陶煦对这个长相与自己前世有两三分相似的家伙一点好感也没有,反而厌恶,当即抓住他挥过来的手反向便推了过去,将他按倒在地。 “师兄,你练的什么功夫啊?硌着我的脚生疼生疼的,不过看在你都趴地上给我认错了,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吧。” 陶煦拉住江暮寒的手一把将他拽起来,江暮寒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挥手便要揍他,陶煦也早想收拾他了,俩人大打出手,一时斗得不可开交。 “姓楚的,你凭什么能出入师尊的院落,都把你赶出来了还不死心!” 江暮寒愤怒地拔剑出鞘,劈头盖脸就向陶煦砍去,陶煦身无配剑,只有一把匕.首去格挡,险险接住这致命一击,双方僵持着,谁也不相让。 “哼,我不仅能自由出入师尊院落,今日还要搬进西厢房呢,你能把我怎么着?” 陶煦故意激他,江暮寒果然怒不可遏,举步向陶煦逼近,将他逼进死角,“楚煦,你别太得意!师尊早晚会重新看见我的!你算什么东西!” 嗯?原来是和他争风吃醋了么?陶煦笑了,听江暮寒的口气,似乎温俨以前宠信过他?而自己的出现让他在温俨面前地位不保,所以才对自己产生如此大的敌意。 江暮寒想重新得到温俨青眼相待,但他不知陶煦的目的却是来复仇的,将他视作竞争对手,对陶煦接近温俨的行为更是怒火中烧,咬牙切齿。 “呵呵……你这样子分明是喜欢上了师尊,你放心,我对师尊只有景仰之情,可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劝你还是趁早打消一些不该有的念头!” “你!谁说我对师尊有非分之想?你别胡说八道!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江暮寒恼羞成怒,长剑一寸寸逼近楚煦的脸,那长剑寒气逼人,应是一把上品宝剑,陶煦的匕.首抵挡地越发吃力。 “被我说中了?”陶煦忽然笑如邪佞,准备诈他一诈,让他自乱阵脚再趁机反击,他压低声音冷冷道: “你的心思如何能瞒过我呢?早在你惹我的第一天起,我便开始注意你了,我说那些话并非空口无凭。” “你什么意思?”江暮寒瞪着陶煦,持剑不自觉减弱的力道暴露了他的心虚。 “我什么意思你还不清楚?”看着江暮寒慌张地呼吸急促,陶煦挑眉,难道他还真猜中了?呵……有意思,那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居然还有人喜欢,不过也不奇怪,那人仙人之姿,俊美无俦,不知情者难免会被他表相所迷惑,殊不知他就是一衣冠禽兽。 江暮寒冷哼一声,心道就算他知道自己对师尊的心思,他也拿不出证据,这种事能有什么证据? “我都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哦?既然你装傻,那我便只好告诉师尊去了。”陶煦笑看着他明明急地额头冒汗,还死鸭子嘴硬。 “你敢!”江暮寒被激地吼叫起来,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反应将他彻底出卖。 “这么说,你是承认了?”陶煦好整以暇地盯着他,发出刺耳的冷笑。 “这种事你也拿不出证据!” 江暮寒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与陶煦争辩上,手上的压制便懈怠了,陶煦趁机反逼过去,只眨眼功夫,匕.首便贴在了他的脖子上,江暮寒一时不敢动弹。 原以为江暮寒难以对付,没想到被他三两句话就激地原形毕露,陶煦凑近他耳边冷然道: “江暮寒,你若安分守己,我便不与你计较,倘若你再玩什么把戏,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言罢,收回匕.首,转身离去。 江暮寒咬着牙擦了一把额头冷汗,狠狠瞪着陶煦,直到他消失在视线尽头才收回目光。 他从怀中取出檀木匣子,里面有一方上好的“水墨砚”,是他费了好一番功夫得来的。温俨尤其喜爱此类雅物,江暮寒便投其所好,花下重金求来这水墨砚讨好于他,一早便侯在院门外。 他还记得初来长旭仙山,那高雅清冷的师尊竟然一眼就选中了他,将他收入座下。 他也曾住过内门,也曾伴他左右,渐渐地,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温俨,喜欢上了自己的师尊,他不自觉便想靠温俨更近,每日侯在他寝殿外等他回来,只为见他一面,各种献殷勤,只为博他相看一眼。 他的眼神越发炙热而不自知,忽然有一日,温俨沉着脸将他拒之门外,冷淡地让他搬出内门。 从那之后,温俨便再也没有宣见过他了,而陶煦的出现,让他嫉妒地发狂,师尊不仅让这个新收的徒弟住内门,还特意为他设下结界修炼,甚至他擅闯灵泉,师尊也没有将之逐出师门,如今,更是让他搬进了西厢房! 真是小人得志!江暮寒不甘地想。 “呦~你还在这儿侯着呢,师尊今日怕是不会出门了。”陶煦扛着一包行礼,瞅了瞅江暮寒手里的檀木匣子,忽然有些同情他来。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澳门网上百家乐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澳门代理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攻略 线上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百家乐技巧 澳门皇宫百家乐 澳门金沙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真人百家乐 澳门金沙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