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二章 师尊有疾

  凤绾当初虽得了温俨相助,才得以保全云昭缨,以成全自己和昭缨,但从对待感情这方面来看,她内心其实是有些不认可温俨的。 温俨当初为了与其胞弟竞争掌门之位,不惜骗取那鲤鱼精陶煦的感情,甚至以那般残忍的手段将之杀害。 那鲤鱼精虽是妖,却是被爱人背叛的受害者,而温俨属名门正派,杀一只妖在世人眼里再正常不过,却真真是冷血无情。 对于温俨当年的做法,凤绾并不苟同,但这四百年来,温俨为复活陶煦数次险丢性命,她又一一看在眼里,只能叹一句造化弄人。 凤绾是个性情中人,每当提及陶煦之事,难免对温俨口气不敬,但见他一脸倦容,显然是又去过聚魂阵,二话不说便为他传输灵力,云昭缨驾熟就轻,每当这时候便与凤绾默契配合着为温俨修复神元。 “不必了。”温俨摆摆手谢绝了二人,道: “我闭关修炼一段时日便好,你们出去吧。” 凤绾与云昭缨面面相觑,踌躇了一会儿,终是不放心,云昭缨道: “温兄,你真的不要紧?” “无碍,你们看也来看过我了,若无要事请自便。”温俨再次下了逐客令,起身径自往床榻而去,作势要宽衣歇息,云昭缨和凤绾见状,忙不迭退了出去,顺带把门关上。 待二人一走,温俨捂着胸口再也支撑不住跌入榻中,沉沉地喘了几口粗气,额头冷汗淋漓,颤抖着双手从怀中锦囊里取出一片已经枯萎的草叶,那是往生草的其中一片叶子。 往生草有五片叶子,百年长一叶,五百年才长成完整的一棵,是布施聚魂阵必不可少的灵草,阵眼必种一棵,阵法才能生效。 往生草一旦移植,便会每百年枯萎掉一片叶子,直到五片叶子都枯萎了,聚魂阵也就消散了。 而温俨手里的正是枯萎掉的第四片叶子。 聚魂四百年,他始终寻不见一丝陶煦的魂魄,地府的门槛也被他踏平了,也找不到陶煦的身影。 难道……他真的灰飞烟…… 温俨痛苦地摇了摇头,禁不住心潮汹涌,一口鲜血逸出唇角。 不久前他照常去往聚魂阵输入灵力时,赫然发现又一片往生草的叶子正在发黄枯萎,他急疯了似得扑上去,不管不顾地倾注灵力,那叶子还是枯萎了,而他因贸然短期输出半数灵力,心脏骤痛,心脉神元皆受损严重。 他握着那片枯萎的往生草叶,颓废地躺在榻上,像死了一般,很久没有一丝动静,半晌他将绘就了鱼尾图案的手臂举到唇边,张口狠狠地咬了下去。 据说梵墨笔若是用于情侣间绘就了标记,那便是有了羁绊。标记若是在一方肉体上受损,那么另一方也会有所感应。 只是那感应不会太深刻,就算一方的标记受伤流血,另一方也只是觉得有些刺痒罢了。 绘就了鱼尾图案的手臂被温俨咬地鲜血淋漓,他却似乎失去了痛觉一般双目失神,半晌才从喉咙里艰涩地挤出一句话来。 “阿煦,你在哪里……” 胳膊忽然一阵轻微刺痒,陶煦疑惑地捞起手臂摸了摸,因涂抹了一层换颜膏,别人不知,他却再明白不过,那换颜膏下正是温俨曾亲手为他绘就的鱼尾图案。 难道他的手臂受伤了?怕是那人在想什么办法消除这标记才受伤的吧?陶煦心酸地笑了一下,他曾经试过忍着剧痛把那层皮刮掉都没用呢,如此也好,这耻辱的印记会时时刻刻提醒着他复仇,让温俨付出背叛他的惨重代价。 温俨浑浑噩噩地在自己寝殿躺着,床榻被他折腾地凌乱无章,到处是斑驳血迹,在这淡淡的血腥味儿中,他沉入梦境。 梦境里的血腥味却更加浓重,他梦见陶煦满脸是血,拖着皮肉外翻的鱼尾一步步向他走来,他胸口一处碗口大的血洞正不断往外渗血,他眼神空洞,血泪却沿着脸颊滴落,凄凉的低哑嗓音,像沉淀了几百年的绝望向他喊出口: “俨之,救我!救我!我好痛!好痛!”一声声,一字一句都似利刃戳刺着他的心。 “阿煦!”温俨猛然从梦中惊醒,已满脸是泪,窗外月光洒落床前,映地满室凄凉。 他手里仍握着那片枯萎的往生草叶,若是最后一片叶子也枯萎了…… 每当此刻,他总是不敢深思,但其实潜意识很清楚,他的阿煦,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了。 严峻的现实逼得温俨不得不迅速振作起来,当夜便去了后山灵虚洞闭关修炼了。 陶煦被赶出了内门,那当初给他设套的江暮寒也没好果子吃,被罚去落霞峰劈一个月的柴,此时还没空出来兴风作浪,陶煦倒也乐得清闲。 长旭仙山不愧是仙门之首,单凭仙山充沛的灵力也是修者梦寐以求之地,在此地修炼一年,能抵得上别处十年,这么说毫不夸张。 陶煦庆幸自己记忆犹存,因此对修行之法早已烂熟于心,再加上有利坏境,和身为掌门之徒的修炼资源,他的修为正悄悄地突飞猛进着。 萧羽白隔几日便会来找他叙旧,时不时带来几条八卦消息。 这日他得了空闲,还专程带了一坛桃花酿来,一副说书人架势,神秘兮兮地拉陶煦进屋,还四处查探了一番,这打开话匣子,第一句便是: “阿煦,你听说了吗?掌门有疾。” 陶煦一听来了兴致,温俨有疾,这对于他来说可是有利条件,他问道: “是何病?” “就是那!那方面有问题。”萧羽白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哪方面?”陶煦追根究底地问,还亲自给萧羽白斟酒,又将自己收藏的点心摆放在他面前。 萧羽白满意地吃着点心,喝着小酒,吊足了陶煦的胃口,才慢悠悠道: “就是不能人道也。” “哗啦啦”一阵水流声,陶煦失手将一坛酒全倒在了桌子上,萧羽白没有防备顿时被打湿了衣袍,跳起来嗷嗷嚎叫道: “我的桃花酿啊!太可惜了!” “咳……抱、抱歉,我回头赔你两坛。”陶煦摸了摸鼻子站起来,萧羽白的话对他来说冲击力太大,让他一时反应过激。 “没事儿没事儿,这酒虽然没了,我话还没说完呢!”这意外插曲丝毫不影响萧羽白的兴致,他继续说道: “你看掌门修为高深,一表人才,谁能想到他有那难言之隐呢?” “咳……”陶煦用毛巾将桌上的酒液擦干,难得打趣道: “你怎么知道?”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澳门百家乐网站官网 澳门真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视频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视频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视频百家乐 澳门线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