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踏上复仇之路

  四百年后。 寒风萧瑟,彻骨冰寒,在距离长旭仙山不足百里处,正下着一场鹅毛大雪。 陶煦全身都被冻僵了,但血还是热的,将他一身月白长衫染地血迹斑驳,泪也还是热的,但愣是被他逼回了眼眶。 “阿煦啊,你在哪儿啊……” “羽白……” 远处传来一阵呼唤,陶煦虚弱地掀开眼皮应了一声,艰难地撑起身体,背靠一棵枯木坐着,端正清雅的脸上无甚表情。 名唤萧羽白的男子循声很快找到了他,远远地见着他便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被冻地有些沙哑的大嗓门冲他直嚷嚷: “真是的,非要来参加这长旭入门考验,我叫我老爹直接给你开后门不就得嘞?那长旭掌门温俨总也得卖我老爹一个面子不是?” 猛然听见那人的名字,陶煦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仇恨的表情,不过转瞬即逝。 四百年了,他四处漂泊的魂魄在受尽了炼狱般的磨难后,终于被父母聚齐投胎转世,重生后的他成为一名商贾之子,名唤楚煦。 上天既然让他重活一世,那岂有放过仇人的道理。 这是一条不归路,而选择入长旭,是第一步,这第一步便差点要了他的命,以后的路便可想而知。 昨日被险吞妖腹的余悸还在,脚下的土地又有了异动,方圆十里都震颤起来,能在长旭仙山山脚下作祟的妖物,怕不是一般容易对付的。 萧羽白暗叫不妙,赶紧拔腿就跑。 紧接着一声蛇类嘶鸣震耳发聩,一条雪蛇已经破雪而出,腾跃直起九天,身形可与龙相比拟,白得发亮的身体直晃地人睁不开眼,居然学着龙类呼风唤雨来,随着它在云中不断翻跃,巴掌般大小的雪花铺天盖地而来,厚厚的雪竟不过少顷就没过了膝盖。 陶煦拉着萧羽白急速往山顶奔逃,那雪蛇便紧随其后。 “这雪蛇有个怪癖,喜欢把猎物活活淹没在雪里冻死再吞吃入腹!”萧羽白边跑边叫。 话音刚落,他一个不注意踉跄着滑倒在地,瞬间就被雪掩埋了半个身体,陶煦吃力地将他拉起来,雪蛇见俩人终于跌倒,一个俯冲而下,一头扎进雪里,庞大的身躯围着俩人兴奋地一通乱拱,漫天的厚重积雪泛着逼人的寒气劈头盖脸就袭上来,冻地陶煦手脚麻木。 “阿煦你快走!别管我!”萧羽白挣脱陶煦的手,整个身躯都沉进了雪里,只拼命探出了脑袋。 陶煦赶紧摸出一张火符,调动灵力将之催动,向雪蛇七寸狠狠砸去,那雪蛇敏锐地躲了过去,愤怒地调转蛇头,赤红着双目便向陶煦扑来。 “阿煦小心!” 萧羽白几乎不忍去看,下意识紧闭了眼,只颤着掀开一条眼缝,眼前的一幕却令他咋舌。 只见那雪蛇竟然舔着陶煦的脸,围着他转圈,那架势那动作,若忽略它那庞大的身躯,都以为是条傻狗了,难道说这条雪蛇是有着蛇的皮囊,狗的灵魂的怪物? 连陶煦也懵了,抵在蛇身的匕首只差一寸就可以掏出雪蛇的胆,终究是没有下手,看这情况,雪蛇对他并无杀意。 萧羽白挣扎着从雪里爬出来,陶煦不敢动,便用眼神示意萧羽白别动。 那雪蛇尾巴一甩,将积雪从陶煦身上全数抖落,又讨好的舔了舔陶煦的手,继而用头去赠陶煦的脖子,蛇尾在雪地里不断画着小圈圈。 陶煦起初疑惑,现下恍然大悟,只懊悔方才错失良机没将这淫蛇斩于剑下。 萧羽白一愣,随即便是抚掌大笑,“阿煦啊!这雪蛇是看上你啦!哈哈哈哈……” 那些小动作,可不就是雪蛇求偶时才会做的? 陶煦差点没气地吐血,这都什么时候了,萧羽白这蠢货还来取笑他。 陶煦深知雪蛇最没有耐性,若求偶不成,就会把对方直接当成食物吞吃入腹,他现在的处境岌岌可危。 “阿煦啊,不如你就从了它吧!据说雪蛇若化了形,都是大美人,你也不吃亏!” “闭嘴!”陶煦在雪蛇身下挣扎着,瞪了萧羽白一眼,“还不快来帮忙!” “好嘞!看我的踏雪无痕腿!”说时迟,那时快,萧羽白如离弦箭一般冲上来,剑光急速闪过,雪蛇却掳着陶煦腾空一跃,一招神龙摆尾,“啪”地一声在雪地里砸了个大坑,于是萧羽白潇洒的身形一个趔趄就摔进了雪坑里。 雪蛇高高昂着头,像是在向陶煦炫耀,陶煦则黑着一张脸,冲它斥道: “混账东西!快放开我!” 雪蛇眼神透着委屈,发出“嘶嘶”几声低嘤,依依不舍地看他一眼后,庞大的雪白身躯渐渐隐入雪地里消失不见,漫天的鹅毛大雪几乎在同时变成米粒般大小,随风飘扬,再也聚不成势。 这不像雪蛇残忍嗜血的习性,除非…陶煦脸色一瞬转白,更深的寒意猛然袭上心头,雪蛇是世间唯一识得魂魄的物种,难道这雪蛇认得他? 而这识得魂魄的雪蛇虽归为妖类,却在长旭仙山不足百里处安营扎寨而不被收伏,这其中必有蹊跷。 雪蛇一类除了与养过它的人亲近外,其他人皆疏远。可是,他仔细地回想,竟是对这雪蛇一无所知,自己和这雪蛇从未有交集,便更谈不上养过它了。 难道是魂魄离散太久,让他遗失了一部分记忆? “阿煦啊,你魅力不小啊,连畜生都被你迷地七荤八素地舍不得伤你,据说这雪蛇一类识魂魄,没准你是它上辈子的情人呢!” 萧羽白的调笑惊地陶煦一激灵,他按住萧羽白的肩膀郑重其事道: “羽白,雪蛇一事绝不能向任何人提起知道吗?” 萧羽白拍了拍他的肩膀,郑重承诺道: “你放心,我一定三缄其口,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 这阿煦的个性他还不清楚么,要是被别人知道他差点被一条蛇给调戏了,这叫他以后如何在这长旭仙山混下去? “多谢。”陶煦似松了一口气,瘫软了身子慢慢坐在一处石阶上,雪蛇的出现无疑搅乱了他的心,这雪蛇跟温俨到底有没有联系?到底有什么联系? 之后的路除了陡峭点,倒不算太难走,这一路萧羽白那张嘴就没消停过,陶煦甚少回应,他也不介意,一双风流桃花眼又神经兮兮地盯着陶煦,“你知道要被长旭掌门温俨选中,作为其入室弟子,需要靠什么吗?” “靠什么?” 这陶煦还真不了解,根据传言,他只知那人脾性变得阴晴不定,喜怒无常,或者这才是真正的温俨,让他恨之入骨的温俨! 见陶煦闷葫芦终于开了口,萧羽白便兴致勃勃地讲开了。 “靠的就是运气啊!传言长旭掌门收徒也没个确切标准,一看眼缘,二看心情,合他意者便可留;不看灵根不看根骨,运气好没准就入了他眼。这不就是靠运气么?” 若靠运气,陶煦倒是更有把握了些,好歹也是锦鲤转世,若是能成为那人的徒弟,离复仇便又进了一步。 “人人都希望入得长旭掌门座下,但我倒是希望能入得清玄仙君座下……”萧羽白双眼放出暧昧的神采,陶煦便知他在打着什么主意。 萧羽白自从四年前见过清玄仙君座下的首席大弟子唐霁后,便对其心生爱慕之情,至今念念不忘。 看着萧羽白一脸春风明媚的表情,陶煦多少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想当年,他也如萧羽白这般,对那人充满了向往,不顾一切地去追逐那人的脚步,在心中一遍遍地描绘他们的未来。 可谁曾料想,这一切不过是他的痴人说梦,那人残忍凶狠的一剑,刺穿他的胸膛,将一场虚幻的爱恋变成了绵延不绝的仇恨。 陶煦一路沉默着,越临近长旭仙山,心跳便越发按捺不住地狂乱。四百年了,温俨,你害我命丧黄泉,魂魄离散了四百年,可曾想到我还能转世? 此生我来,只为还你一剑!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澳门在线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百家乐官网 澳门百家乐网站 澳门百家乐游戏 澳门网上百家乐 澳门真人百家乐 威尼斯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百家乐玩法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