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喜赴期约,却丧于他手

  “金秋送吾愿,飞絮寄相思。今日正午时,请君落溪谷。不见不散。 俨之” 俊俏的男子小心翼翼地将展开的信纸收好,一张清俊的脸上满是喜悦的神情。他笑容如春风和煦,初阳暖照,便是那冬日的雪花也要融化了,名如其人,陶煦。 信件落款的俨之,名为温俨,是他认定厮守终生的良人,如今,他们已经发展到了私定终身的程度。 落溪谷常年薄雾缭绕,空气中也沁着水雾,溪水明澈,瀑布如虹,温俨站在那如烟迷雾中,似谪仙一般俊美脱俗。 陶煦生了捉弄人的心思,如初见一般化作一尾锦鲤,从溪水中一跃而出,想象着温俨露出惊喜的神情,但温俨眼见陶煦化为人形出现在他面前,却是隐隐皱了眉头。 “你来了。” 淡淡的语调,平板的声线,阴沉的表情,温俨见到陶煦的冷淡反应与平日的热情判若两人。 容貌还是那人的容貌,服饰还是那人的服饰,陶煦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想着或许是因为温俨最近仙门琐事缠身,片刻不得安宁,所以难免心情不佳,也就没多问。 沧溟大陆有四大仙门,分居东陆,西海,南丘与北漠,势力以东陆长旭为首。 而温俨便是长旭掌门长子。 “对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陶煦发现温俨心情欠佳,马上解下腰间锦囊,拉开封口红绳,将一袋闪烁着喜庆红晕的饴糖献宝似得捧到温俨面前,面对温俨冷漠的态度,他也毫不责备地对之笑脸相迎。 为了能与他在一起,温俨放弃了与胞弟竞争掌门之位继承权,陶煦深受感动,见他满脸不悦,哄哄他也是应该的。 但温俨却突然扬手愤怒地将陶煦送到他面前的饴糖打落一地,低吼道:“够了!” 他凤目怒睁,俊美无俦的脸也显得有些凶狠,陶煦的笑彻底僵在脸上,看着滚落在石缝里的饴糖,愣了一会儿,惊惶的目光落在温俨脸上,道: “俨之,你怎么了?” 这还是温俨第一次在他面前发这么大的脾气,便是初见时,他化作锦鲤戏弄于他,也没见他如此生气。 “闭嘴,俨之也是你这妖孽能叫的?贱人!” 温俨怒视着陶煦,眼神讥讽,咬牙切齿,好似他们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心中一股无名怒火不禁上涌,想他陶煦再不济也是妖族世子,何曾被人如此辱骂过? 可这分明不像温文尔雅的温俨,陶煦心中顿生疑惑,下意识探查了一下温俨的气息,发现眼前这人分明又是他本人,他气地猛推了温俨一把,喝道: “臭小子!你吃错药了!” 温俨虽出身仙门,却也不过弱冠之龄,妖龄五百岁虽不足为道,但也起码比他年长了四百八十岁,骂一声“臭小子”不为过。 陶煦气地撸起袖子,又推了温俨一把,“他大爷的!骂谁贱人呢!你说!” 面对陶煦的推搡,温俨不动如山,长眉深蹙,蓄力扬手便是一掌将陶煦掀翻在地。 胸中顿时一股疼痛蔓延开来,心脉亦随之受到猛烈波动,陶煦压抑着呕出一口鲜血,痛地差点背过气去,这是……这是断魂掌! “你……你是谁?” 陶煦捂着胸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此时才感应到对方身上浓烈的杀气,对方明显是想置他于死地。 不对!这不是温俨! 站在他面前的一定不是温俨!至于他身上为何会有温俨的气息,他也很惶惑,他只知道他所爱着的温俨同样对他情深意切,不可能对他如此心狠手辣。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冒充俨之来害我!说!”陶煦拔剑出鞘,锋利的剑锋直指对方,“快说!” 温俨却笑了,冷冷道: “可笑啊可笑,我们不过是逢场作戏,你以为我当真会与你天长地久?你这妖孽,只会毁了我的前程!” 温俨的话可谓字字诛心,陶煦紧握长剑的手渐渐颤抖,心也一寸寸开始泛着疼,因温俨那无情的一掌,也因他突然转变的态度。 修士薄情负义,妖类痴心错付之事屡见不鲜,他也听说过不少,难道当真是情爱令人愚昧,使人痴傻?让他没能看清温俨的本来面目? 不!温俨不会骗他的! 陶煦摇了摇头,一把扔了长剑,抓住温俨的双肩颤声道:“我不信!俨之,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对不对?你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嗯……” 心脏突然传来剧烈的刺痛,陶煦错愕地低下头,入目一片猩红染透了他的视线,鲜血顺着剑刃一滴滴砸落。 温俨握着剑柄毫不手软,干脆利落地抽回剑身,神情冷酷地犹如刽子手。 温俨竟果真舍得杀他?逐渐被黑暗吞噬的意识里,一遍遍闪过那人曾经温润的眉眼,柔和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回荡,是那人说“不求权势名扬,但愿与君长守”。 泪模糊了双眼,染了猩红血迹的双手死死拽着温俨的衣摆,尽管他已经倒下无法站起来,血液在不断地流失,身体一阵阵发冷,他也始终不敢相信他第一次爱入心骨的人会杀他。 凭着一股执着,陶煦挣扎着用尽最后一道力气,随着“呲啦”一声布帛破碎声,温俨的袖袍被他撕裂了一道口子,一条鲜艳的鱼尾图案就那么生生刺进眼里。 “梵墨落笔,永世不灭”,那时他们在彼此手臂上绘下这图案,想若是走散了,凭借着鱼尾印记也能找到彼此。 而今这图案却将他对温俨仅剩的一点留恋全部粉碎。 “俨之……为什么?为什么!” 他声音嘶哑,双目发红,紧紧盯着温俨的脸,企图从那人眼中看到一丝不忍,然而那人的表情除了冷漠,再寻不见一点柔情。 往日温和低沉的嗓音,如今似被染了最寒冷的冰雪,他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都像毒针狠狠扎进陶煦的心。 “那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只是利用你而已。我胞弟在与我竞争长旭掌门继承权,杀了一只‘炼魂术’修到七层的妖孽,我便有绝对的资格继承掌门之位!而你偏偏自己送上门来,我岂有放过的道理……既然你已把命搭上,不如把内丹也给我吧!” 温俨说着便扯开陶煦的衣衫,直向他内丹掏去! 陶煦内心泛起恐惧和仇恨,挣扎躲避着温俨的肆虐,可濒临死亡的他根本无法与温俨抗衡,他嘶哑着颤声叫道: “温俨!你卑鄙!我死之后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呵呵!你恐怕连做鬼的机会都没有了!” 温俨将陶煦死死按在地面,令其无法动弹,五指成爪出手如刀,残忍地将陶煦的内丹掏出,整只手顿时染满血腥,粘稠的血液顺着指缝滴落,整个过程凶残地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修士斩妖除魔,为了妖物死后不能聚集魂魄化作怨灵报复,便会剖其内丹永绝后患。 身体已经没了知觉,一切都在消散,渐渐地,什么也听不见了,黑暗从四周涌上来,但唯一清晰的便是对温俨的恨! “温俨,我恨你!” 带着对温俨的恨,陶煦的肉身开始一片片破碎,最终化作光点随风消逝。 双手沾满血腥的男子看着陶煦身死魂消,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反而唇角向上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
目录
设置

友情链接:

指尖阅读为网友写作提供上传空间储存平台,请上传有合法版权的作品。谨请用户如发现任何侵权、违法内容,欢迎投诉。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严格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发现色情暴力反动等违反国家法规内容的小说请联系本站。邮箱:xiaoshuoshequ@163。com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图片版权来自千库网。

Copyright @ 2018 Copyright @ 2018 南京乐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25-83208250 邮箱:cq@lekutech。com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80333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编号:苏网文[2018]8873-162号 公安机关备案号: 32011402010366

百家乐网址大全 百家乐在线网站大全 澳门百家乐交流群 澳门百家乐网站 威尼斯百家乐 百家乐官方网站 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网址大全 澳门百家乐论坛 澳门代理百家乐